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学天地
 
我已爱上他们
作者:郭 亮  来源:检修公司  更新时间:2018-06-13 
  当你看见这个标题时,心中一定有个大大的疑惑,我是谁?美女帅哥,老人、小子?呵呵,都不是,我啊有时是深孔启闭机,有时是700吨起重机,有时是泄洪洞工作门,有时甚至只是一台小小的电机,是否有点轮廓了?对啦!我就是他们眼里的“大岗山大坝机电设备”。以前的我冰冷、傲慢、封闭、看似强壮却体弱多病,现在因为有了他们:多了份温柔,多了份甜蜜,身体的细胞被激活,每天都精力充沛,每一天都是笑脸相迎。
从相识到相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大坝综合班是201711月才成立的新班组,人员年龄偏大,班组结构还不完善没有技术员,人员对设备熟悉度还不够,部门又缺主管人员,任命你为班长,晓东你要有心理准备哦”项目部罗主任语重心长的跟新任曾晓东谈到。“让压力来挑战自我极限吧”憨厚的他认真说道。至此他们便不断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开始了默默的守护。
  大岗山深孔2号工作闸门水封密闭不严,闸门漏水严重,是我长期的一个伤痛。闸门底坎因漏水而面容憔悴,要想除去这个多年的顽疾,在检修门孔内这个危险林立,处处剑光灼灼的地方,仅凭他们四五个单薄的人力,从心底我比较藐视,但终归他们有这份敢于拼搏的干劲,我总要给人机会对不?
  在这个从启闭机室到作业点全是数字向下的临水面 、在取水口到工作闸门溢流道又足足11度坡度 、在只有80公分宽的检修平台、平台下方便是“毁人于无形”的消力塘这些地方作业,首先他们想到的便是“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方案,无中生有的搭建出一个高约八米、宽7米的幅形脚手架,便于人员安全作业。“这个办法有点意思”他们打出的第一招,就让我有些意外,心里开始额外关注起来。
  看见他们用汽吊从坝面整体吊运新水封至落差达70米的深孔平台;看见他们用自制“小设计”横空做出一个起重吊具,一举克服深孔启闭机桥机主钩无法下放到位的困难;
  看见他们将原本边长为6x8米的“口”字形水封, 成功下放至只有1.5x2.8平方米左右的小长方形孔口内;
  看见他们在遇到桥机主钩下落行程不够低时,果断采取应对措施,挂手拉葫芦直接人工倒放,在仅有60公分宽的缝隙和全是站在脚手架上高空临水面上,一次性将新水封下放到位;
  看着他们用“人力”代替“机械力”,隆冬里却满脸是汗时,长时间用力,手和胳膊酸痛得拿筷子都会发抖时,我心痛了,真的心痛了。肉身与机械铁器相比总是那么的渺小,一个不慎便会受伤,可他们全然不顾,周详地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在知险而不险中,确保了作业安全。我在心痛中慢慢发现我爱上他们了,对!就是爱上他们了!爱上这群不怕脏不怕苦, 寒冬里长达10小时踩在冰冷的河水中进行压板回装。当变形的压板为难地阻止回装时。是他们的坚持,不放弃,不气垒,扩开思路,利用液压千斤顶一举解决难题。 换来水封更换手术的全面告捷,成功去除了我的顽疾。现在半天不见我都会想他们的,他们给了我温暖和力量,让我多了人性的情绪,懂得什么叫怦然心动,什么叫情不自禁。
    大坝700吨门机和机组进水口200吨门机还有深孔桥机,都是我看着光鲜的外衣,其实内里破烂不堪。“主钩的线路有问题,升降不定时出问题,一定得好好查查” ;“ 下游侧夹轨器液压装置零件怎么会缺少,得补齐”;“液压装置油箱油位怎么为零”;“我们给吊头画上黄黑警示线,标注上吨位标示是不是规范多了”;“电机再标上转向,注意不要漏掉一个哦”;“我们给他从新补漆吧,风吹日晒的都起皮了,让他精神点”  呵呵!他们就像一名“医生”,记录了我无数的“病例”、他们又像“长辈”,始终用最着急,最关切的眼神关注我。他们又像“朋友”,有难时两肋插刀 ,永远守护在身边。
  都说相识是一种缘分,大家更要珍惜。你看,我们都有缺点,所以彼此就会包容一点;我们都有差异,所以彼此接纳一点;我们都会伤心,所以彼此安慰一点;我们都有快乐,所以彼此分享一点。四季交替,他们已不再年轻,却灵巧的攀爬那入云端的扶梯,为我排忧解难。他们不精眀,却总能及时发现我的“不适”让我身体康健。他们有点“蠢”,寒冬烈日无问东西,敬业与严谨在不平凡中镌刻出豪迈业绩。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因为我坚信他们永远是我生命中最安稳的驿站。(郭 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