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学天地
 
祖孙三代的“高考”
作者:戴飞  来源:检修公司  更新时间:2018-06-08 
近两天母亲突然病了,准确的说是在我意料之外病了,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个坚强勇敢的女人,很少去医院。突如其来的晕倒着实吓得我不清,放下手中的工作,请了几天假带着女儿在医院陪母亲。母亲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你请假陪我会不会影响工作,听小区那些干财务的退休的人说财务工作的最重要的是日清月结,你都请假三天了,明天去上班吧,我一个人可以的。”为了让母亲安心,我笑着跟她说“放心吧,工作已经有办公室的领导和同事替我分担了,况且领导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先照顾好小家,工作再重要都有人可以替代,但妈妈只有一个,你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母亲是个残疾人,三岁不到的时候突发高烧,日夜哭闹不止,当时的医疗技术和条件有限,外公外婆也没太当回事,并没有带她去看病,按照当时的土办法,给她灌了点药,烧了大概两三天后退了,她的右脚在那时就落下了残疾。也正因为残疾,外公外婆觉得她以后可能干不了体力活,没法像个正常人一样工作养活自己,所以想让她读点书识点字,以后学一门比较轻巧的手艺活养活自己,比如裁缝或者理发师,所以母亲在同龄人中比较幸运的是读了好几年书,这算是因祸得福。
当时的母亲,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当时基本每个家庭至少五六个孩子,尤其是在只有一个男孩,女还很多的家庭,加上当时重男轻女的风气很盛,资源分配的天平必然倾向男孩,尤其是在学习方面,基本都是姐姐妹妹们没有书读,早早出来工作,挣钱供家里的唯一的哥哥或者弟弟读书。母亲和其他女孩的命运没有太大的区别,读到初中毕业她的读书生涯就彻底结束了,当时她是以三门功课满分,其他两门接近满分的成绩毕业的,按照这个分数,是完全可以上本地最好的中专或者高中,通过高考考上大学,顺利毕业由国家分配进入当时比较好的单位。但我的外公外婆把读书的机会给了他们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当时正在读小学的舅舅。然而我的舅舅读书成绩并不好,望子成龙的父母并没有盼到儿子光宗耀祖的那一天,舅舅勉强混了个初中毕业就跟着当时的好兄弟们到上海挣大钱去了。这些“陈年旧事”母亲不止在我面前说了一百遍,每次说到她没机会参加高考这事的时候,妈妈的眼神里总是闪烁着泪花,语气中夹带着些许遗憾和委屈,但是她从来没有过一句埋怨父母的话,反而会以当时的时代背景就是这样,至少她还读到了初中毕业,能写背诵数学公式,知道物理原理,看懂化学反应方程式,很多和她同龄人包括她的三个妹妹都是目不识丁,以至于写封信都要靠母亲代笔安慰自己,她已经很幸运了。
今天在陪母亲出院回来的路上,看到好多高考接送考生的专车,我才意识到今天是今年高考第一天。我有机会在13年前参加了这场没有硝烟但是却又足以改变人生的战役,我的母亲很遗憾,虽没能参加高考,但是十三年前的今天,她应该比参加高考的我还紧张。回看我的高三生涯,应该用正常人的心电图来形容成绩的波动。成绩好的时候全班前十,不好的时候全班30多偶尔一次还是倒数,班主任老师经常跟我开玩笑,说我以后适合搞极限运动,我很适合玩刺激和心跳。母亲在小心翼翼的观察我的情绪变化和我核对答案后的欢呼和唉声叹气中心惊胆颤的度过了那煎熬的半个月。考试我基本没有发挥失常,填志愿也比较顺利,最后读了成都一个还不算差的大学,至此母亲前半生的“高考”岁月暂时告一段落。
一辆辆高考专用车在交警的指挥下有序的从马路上按照一一开过,没有平日刺耳的鸣笛声和互不相让的别车行为。我两手提着住院带的大包小包,母亲紧紧牵着两岁半女儿的小手。女儿用稚嫩的童音问外婆“婆婆,这是什么车呢?”,母亲指着每一辆经过的车跟孩子解释道“小宝,这是接送车高考考生专用的公交车,这是家长自发组织的高考接送车……”。于是好奇的喜欢问十万个为什么的女儿和耐心的外婆就开展了如下的对话:“什么是高考?”“高考就是大哥哥大姐姐通过这个考试读大学”“什么是大学?宝宝也要读大学”“宝宝现在还小,要等宝宝读了幼儿园,小学,中学以后才能参加高考”“宝宝明天就要读幼儿园参加考试”“宝宝还太小,明年才能去读幼儿园”……祖孙两人就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式”的对话进行了十几分钟才到家。
高考对于每个经历过的人来说,都是一段深刻难忘的回忆。很久以前的我居然能够那么的努力和刻苦,只为考上心中想上的大学。每个月只休息两天,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早自习,晚上十点多晚自习睡觉,吃饭像打仗,上个体育课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高三后半学期每天都在考试,讲评试卷,不断循环重复的过程,伴随着考试的欢笑和泪水,好像人生所有的酸甜苦辣就在那半年就尝遍了。
今天翻看朋友圈,家有考生的家长发的无一例外都是些鼓励孩子鼓励自己的话,最让人觉得清爽的是这一条“考试是个点,生命是条线,试卷不过一张纸,未来才是一幅画,考好考坏,爸妈都等你回家吃饭。”我也是一枚十几年后要参加高考的孩子的家长,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也会完完全全的在孩子身上复制一遍,但这次复制,我真的只希望她体验一回学习知识,参加考试锻炼心理素质的过程,为了考上自己喜欢的学校、选择自己理想的专业而坚持不懈,这才是高考赋予的最积极的意义,也是我希望通过高考她收获的果实。
母亲,我,女儿,我们仨所处的时代不一样,我们的人生轨迹也注定不一样,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自己的“高考”,在每一次岔路口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而为,不念过往,不畏将来。(戴 飞)